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2010的文章

【時尚女王香奈兒】(Coco avant Chanel)

圖片
由於上映時影評給這部片普普的評價,尤其認為香奈兒本人難以相處,但奧黛麗‧朵杜卻將她演得太「討喜」,便一直沒有積極找來觀賞。
自從【愛蜜莉的異想世界】後,朵杜小姐繼續參與各式表演,前一陣子還在巴黎參與名劇作家易卜生【娃娃屋】的戲劇演出,但是評價好壞參半。這幾年來看過她演的幾部片,對這位有著大大黑眼睛和深黑頭髮的法國女星,一直沒有太深刻的感覺。怎麼說呢,就是那種「演的還不錯啊,但是要說她是我的心頭愛嘛,又說不上」。參與戲劇演出是許多演員給自己的挑戰,因為每天要面對現場觀眾,無法重來。或許朵杜小姐欠缺的只是臨門一腳,一個適合她的角色,一個難度夠高,可以讓她發揮潛力,可以讓她同時感動觀眾影評的角色。或許是一個伯樂,一位能帶領她更上層樓的導演,就像九年前讓她成名的尚‑皮耶‧惹內。

【刺蝟優雅】(Le Hérisson)

圖片
最近連寫幾篇阿道文章,這篇雖是電影文,但不能免俗地要引用阿道的名言:「法國電影老是虎頭蛇尾。」上電影院是少數能讓宅男阿道走出家門的活動之一,下載所有能下載的檔案更是他每天的例行公事。普通人買一疊「蛋糕盒」光碟片可以用幾個月以上,阿道一個月不到就全用完了。同樣一部電影,只要出現不同格式、語言的版本,阿道一律一網打盡。他通吃任何片種:舉凡動畫、恐怖、劇情、喜劇、寫實、獨立、好萊塢、歐洲美洲亞洲大洋洲,阿道全部收集。

來法國十年,我發現,法國的法國人對國產片還滿捧場的,但是法國的移民,不管是移民第一代或在此出生成長的第二代,遇到的似乎都不太愛看法國片。理由無非是「不知所云」、「沈悶無聊」,還有就是阿道的「虎頭蛇尾」。

【全面啟動】(Inception)

圖片
看完【全面啟動】,走出電影院,有種奇特的感受,那種感覺很像經歷一個非常真實的夢,夢的當下再合理不過,醒過來回想卻完全不合邏輯,但真實與夢境盤根錯節難分真假之際,即使醒過來也如宿醉。
【全面啟動】的故事,就像片中的夢境,可以有好幾個層次的解讀方式。其中一層解讀法是:唐姆柯比是個神偷,專門盜取目標人物的夢境。他的目標是趁對象進入深沉的睡眠、心智呈現最脆弱狀態時,入侵其潛意識,將最不可告人的機密手到擒來。但柯比為此付出極大代價,不但淪為國際逃犯,也失去所愛的家人。因緣際會下,齊藤先生,昔日入侵失敗的目標,反過來提供柯比一個彌補憾恨的機會,要他在企業小開羅伯‧費雪的意識中「植入」解散公司意念,獎賞就是讓他與兒女團聚。


【型男飛行日誌】(Up in the Air)

圖片
萊恩是企業資遣專家,他的工作是代替各大企業的老闆扮黑臉,告知員工被資遣的消息並協助處理後續事宜。他一年到頭都在外出差,只有四十幾天時間留在地面。因為職業關係,萊恩一直都在搭乘飛機、租車、以旅館為家。他最大的嗜好就是累積各大航空公司和旅館的積點,以便享受貴賓級的服務和禮遇。

【燈塔情人】(L’équipier)

圖片
法國上映日期:2004年11月3日
【燈塔情人】的導演,就是以【愛的自由式】(Welcome)質疑法國移民的菲利浦‧利歐黑(Philippe Lioret)。【燈塔情人】是他六年前的舊作。
故事敘述卡蜜兒回到父母位於法國西北部的村莊,準備將他們遺留的房子賣掉,因為對卡蜜兒而言,這棟房子在父母親去世後,變成一棟度假時才會進住的房子。她安慰珍娜阿姨說:「反正只是一堆石頭嘛,不要這麼捨不得。」她只在那兒待了一晚,卻發現了一個埋藏許久的秘密……

【塔瑪拉小姐】(Tamara Drewe)

圖片
【塔瑪拉小姐】是雙重改編,它改編自英國漫畫家西蒙斯Posy
Simmonds的作品,而西蒙斯此作又是改編自英國作家湯瑪斯‧哈代的小說。
故事洋溢著英式幽默,是那種表面上裝得正經八百、優雅端莊,但私底下已經情緒快要爆表了,兩者落差所衝擊出的趣味。英國人似乎是很講求禮教的民族,而很多英國片都喜歡拿這點作為自嘲或反省的主題。

【玩具總動員3】(Toy Story 3)(有雷)

圖片
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」—如果【玩具總動員3】要下副標題,這可能是個老古董的註腳。在這集裡,「分離」一直是事件的起因:安弟長大成人,準備離家上大學,也好久沒跟玩具們遊戲了,玩具們無聊到自力救濟撥手機誘他翻箱倒櫃來接聽,但他就是不玩。主人不再跟他們玩,這是玩具最大的憂慮。安弟把他們放進大垃圾袋準備堆到閣樓,沒想到陰錯陽差被媽媽當成垃圾捐給陽光托兒所。
誤以為被安弟拋棄的玩具義憤填膺,又以為陽光托兒所是個好地方,永遠不愁有小朋友跟他們玩,便決定留下來,豈料這正是惡夢的開始,小朋友們粗魯地對待玩具,毫不留情的拉扯、吞食、支解、踐踏,玩具們個個體無完膚,腰酸背痛。而托兒所的粉紅熊表面和善,實則是兇惡大老,掌控了托兒所,對於意圖逃脫的玩具動用私刑,甚至將巴斯光年重新設定,幫助他作惡。

【我曾經愛過】(Je l’aimais)

圖片
【我曾經愛過】,一個暗示著悔恨的標題。電影改編自暢銷小說家安娜‧戈華達(Anna
Gavalda)的同名小說。故事開始,皮耶(Pierre)帶著被自己兒子拋棄的媳婦克洛埃(Chloé)和她的兩個小女兒到鄉下散心。
為了安撫克洛埃,皮耶說出一段發生在自己身上,刻骨鳴心的愛情。皮耶當時四十六歲,已是一家企業的老闆,事業做的很成功,家有太太,和正值青少年的一子一女。他在香港遇見了當時三十幾歲,擔任翻譯的瑪蒂德,兩人為了見面,約遍全世界的大小旅館。皮耶的太太蘇珊知道他有外遇,可是卻表明不想離婚,也不要放棄兩人共同建立起來的一切,她認為外遇是「男人的東西」,是無可避免的。皮耶本來想要離開,但最後出於軟弱—和妻子一模一樣的理由—而留了下來。

【謎樣的雙眼】(El secreto de sus ojos)(有雷)

圖片
1999年,一位退休書記官班雅明決定寫一本小說,主題是25年前一件駭人聽聞的強暴殺人案。這件懸而未決的謎案,一直讓他無法釋懷,就像他對老長官伊蓮娜的暗戀,礙於背景差異,他始終沒有勇氣追求。當他必須離開布宜斯艾諾斯時,他甚至沒有勇氣給她一個真正的吻。他只能用回憶餵養遺憾:追著火車跑的伊蓮娜,隔著車窗貼著掌的兩隻手,他跑到火車盡頭,只看到越來越小的倩影……。

跑錯放映廳的迷糊觀眾

圖片
我買了兩張《The Ghost Writer》的電影票,可是實際上只看了一次,為什麼呢?

【美味關係】(Julie & Julia)

圖片
《美味關係》的片名取的好,將不同時代的兩個女人,提綱挈領了表明了她們之間由美食串起來的連結。

在 《美味關係》裡,一個是剛滿30歲,面臨事業低潮的茱莉鮑爾。她原本在赫赫有名的出版業工作,後來卻「淪落」成為一個小小的公務員。眼看身邊朋友一個比一 個成功,從來沒有好好完成一件事的茱莉,決心要給自己下挑戰書,要用一年的時間,每天按照茱莉亞柴爾德的重量級食譜書《掌握法式烹飪的藝術》做菜,並把烹 飪成果逐日記錄在她的部落格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