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12的文章

【命中注定多個你】(Life as We Know It)

圖片
看完【老友有喜】之後,想起有一部類似的片一直沒看,於是把【命中注定多個你】翻出來。這部片在法國的片名叫做【寶寶使用手冊】,十分能說明這部片的主題:一對被好友湊合的男女在初次約會中不歡而散,從此每次看對方就不順眼。這樣的歡喜冤家,卻在好友去世後,意外發現自己被好友在遺囑中指定為照顧小女兒蘇菲的代理父母。

【孕轉六人行】(Friends with Kids)

圖片
昨天晚上想找部喜劇片來輕鬆一下,在影片庫裡選了2011年的影片【孕轉六人行】,雖然結局完全在預料之中,但劇中對愛情、友情、婚姻、家庭的思考,倒是意外深入,還害我鼻頭小小的酸了一下。

劇情是描述六個朋友-萊絲麗和亞利克、班和蜜西、傑森和茱麗添丁之後的生活變化。前兩對都是夫妻,第三對最特別,同時也是男女主角。他們從大學就認識,一直以來就是死黨,卻彼此不來電,各有不長久的男女朋友。傑森更誇張,沒隔幾星期就換女伴。
傑森和茱麗眼見四周好友有了小孩之後的生活,雖然喜悅又甜蜜,但小孩也為家庭帶來重大變化,升格父母的爸媽個個被操到手忙腳亂。他們兩人都已三十好幾,傑森和茱麗想要趁著年輕力壯時趕快生個小孩,卻不想要經歷現代人常見的結婚-吵架-離婚過程--簡單的說,就是只想要自由,不要任何束縛。兩人於是異想天開,決定合力生一個寶寶,共同撫養,但是不同居、不結婚,雙方繼續各自交往別的男女朋友,直接跳過結婚,來到離婚後的單身階段,繼續當對方最好的朋友。

【末日情緣】(Perfect Sense)

圖片
如果有一天,再也聞不到戀人的氣息,聽不到戀人的絮語,看不見戀人的模樣,我們還能繼續相愛嗎?
如果有一天,大廚失去了嗅覺,他要如何繼續工作下去?客人失去了嗅覺,還會回到餐館消費嗎?我們能夠滿足於朋友相聚的快樂,而不在乎食之無味嗎?
生活仍然繼續,但人失去了感官,人還算是人嗎?世界還是世界嗎?如果說沒有感官的世界是黑白的?我們能在黑白的世界裡存活多久?

【老闆不是人】(Horrible Bosses)

圖片
難搞的老闆總是讓苦命員工度日如年又恨的心癢癢,這種事每天都在上演,沒什麼好稀奇。但當員工採取實際行動要做掉老闆,這就有看頭了。

在【老闆不是人】(這個標題對於所有曾經在機車上司手下工作過的員工而言,絕對同樣心有戚戚焉~~)裡,尼克、戴爾和寇特三人是多年死黨,分別有一個惡魔般的老闆:尼克每天工作到爆肝,老闆哈肯連祖母臨終都不讓他看望,尼克都忍氣吞聲,只為了能夠升職資深副總經理,老闆最後把這個頭銜保留給自己,尼克才明白自己被耍了。戴爾是牙科助理,雖然有美麗的未婚妻,但仍然被女老闆茱莉亞成天動嘴又動手的性騷擾。寇特在化學公司會計,原本的老闆是個大好人,無奈意外過世後,繼承的小老闆巴比不僅想開除他和肥胖的女同事、坐輪椅的男同事,還計劃把有毒廢棄物玻利維亞住宅區。

【聖戰家園】(Defiance)

圖片
以二次大戰猶太人大屠殺為背景的電影很多,但是描述猶太人反抗的作品很少,史實上也是如此,因為大多數猶太人都是手無寸鐵的平民,幾百萬條性命就在納粹毒手下白白犧牲。
從這個觀點看來,【聖戰家園】是一部特別的作品。電影改編自Nechama Tec的同名記事,敘述皮爾斯基三兄弟的故事,以及他們在納粹佔領的白俄羅斯林中深處,與其他前來避難的猶太人共同建立的社群。原本被村人視為血氣方剛青年的三兄弟,在一次屠殺中失去了父母,大哥突維亞的太太和幼女也在另一場屠殺中喪生,二哥祖斯的妻子亦去世。

【靈動檔案】(The Awakening)

圖片
做為一部懸疑恐怖片,【靈動檔案】的敘事結構很接近多年前的【神鬼第六感】(The Others)和【靈異第六感】(The Sixth Sense):導演讓觀眾所認定的真相,並不是事實的真相,並在結局來個大翻轉,達到出人意料的效果。
影片背景設在1921年的英格蘭,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造成的慘重傷亡,許多在戰爭中痛失親友的人,藉由通靈方式尋求慰藉。佛倫絲於的未婚夫在收到她的分手信隔天命喪沙場,令她心中無限的遺憾與悔恨。即使如此,她仍堅持理性科學至上,不相信幽冥世界的存在。她不只寫了一本破除「迷信」的書,還四處揭穿假冒的通靈騙徒。

【人間師格】(Detachment)

圖片
看【人間師格】之前,已經知道這是一部老師教育冥頑不化學生的影片。通常這類影片都會從老師和學生之間的衝突開始,而以學生終於受教,如沐春風作為結局。即使中間可能有些遺憾,例如老師未能徹底實踐理想,或學生自殺之類的悲劇,但整體而言應該是老少咸宜的。
但【人間師格】雖也有一位特別的老師,故事卻沈重的多。亨利由於母親自殺的悲傷往事,而封閉自己,並選擇擔任代課老師,以這種方式和他人保持有點距離的關係--是為detachment片名之由來,以避免離別造成的傷痛。這次,亨利接下的任務,是到紐約皇后區最惡名昭彰的公立學校代課三星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