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, 2011的文章

【分居風暴/伊朗式分居】(Nader and Simin:A Separation)

圖片
【分居風暴】的故事糾葛極為複雜,就像一捆不知從何解起的死結,挑起一端,卻又馬上被另一端緊緊的牽絆。看完此片,觀眾無法責備任何一個角色,因為每一個角色都有苦衷,都有一個難以一語道盡的「不得不」。
電影一開始,鏡頭照著納德和希敏這對要離婚的夫妻,原因是他們好不容易取得了移民簽證,但是納德不願意拋下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父親,拒絕離開伊朗,希敏不願意放棄這個機會,堅持離婚並爭取女兒的監護權,要提供女兒較好的成長環境。

法官拒絕希敏的請求,但希敏還是回娘家住,和丈夫分居。為了照顧父親,納德請了一位女傭來照顧他。女傭為了幫助失業的丈夫,隱瞞自己懷孕的事情,前來應徵這份工作。她信仰非常虔誠,為了照顧病人的需要(碰觸男性身體),還特地徵求教長許可。
有一天,女傭發生緊急狀況,不得不用布條把老人家綁在床上後出門。不巧納德和女兒提早回家,看到父親掉到床下,又發現抽屜裡的錢不見了,和女傭發生激烈爭吵。當女傭堅持要留下來時,他用力一推,女傭跌落樓梯間,送院後流產。

女傭的先生將納德告上法院,從此開始一場羅生門式的爭論。希敏回來協助納德,但真相一層層揭露出來時,所有關係人都只能啞口無言,甚至像女傭先生發瘋似的打自己。
而納德和希敏這對暫時破鏡重圓的夫妻,還是未能改變離婚的命運。他們的女兒還是必須做出痛苦的抉擇,決定要跟著父親或母親。
電影沒有讓觀眾知道女兒的答案。但是導演很巧妙的讓觀眾思考: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,會讓能走的人拼命離開,不能走的,不管有錢沒錢,全都困在僵局之中呢?
這部片在法國上映時,女主角Leila Hatami曾經上法國電視台打片。她會說法文,紅髮配上大大的眼睛,外型非常搶眼。可能因為這個因素,加上柏林金熊獎的加持,使得這部本應是冷門的伊朗片,在法國達到84萬人次的票房,對一部阿拉伯語發音的外語片而言,難能可貴。 
拙琴,30/11/11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【親愛的別哭】(La Guerre est déclarée)

圖片
羅蜜歐愛上茱麗葉,生了一個小孩叫亞當。他們幸福又快樂,直到亞當十八個月大時出現劇烈嘔吐和臉型不對稱的現象。羅蜜歐認為亞當的身體一定出了什麼毛病;兒科醫生建議亞當給知名耳鼻喉醫生看。診斷結果:腦部腫瘤,必須割除。從此羅蜜歐與茱麗葉向病魔宣戰,邁上漫長的奮鬥過程。亞當活了下來,祭上父母的愛情。
這是導演瓦雷莉‧董采利(Valérie Donzelli)的第二部長片。她和傑黑米‧艾爾坎(Jérémie Elkaïm)合寫腳本,並共同演出這一段他們的共同經歷。

轉載:「性愛成癮」法斯賓達脫光搶金人

圖片
上傳法斯賓達的照片時,無意見看到這則新聞,很為他高興!今年接連看了他演的「簡愛」、「X戰警」、「世紀戰魂」、「飢餓」,覺得他是個很用心的演員,完全投入飾演的角色,可文可武。「簡愛」讓人心碎、「X戰警」令人摒息、「飢餓」讓人嘆為觀止。文中說他是奧斯卡熱門人選,我敢說他若能入圍,小金人應該都會自己跑過去給他抱的^^。
拙琴,23/11/11

【守護天使波麗士】(Polisse)破二百萬人次大關

圖片
星期五看到巴黎地鐵報裡出現如下全版廣告:



原來,法國導演麥雯(Maïwenn)的電影【守護天使波麗士】於11月16日突破二百萬人次大關,劇組於是刊登廣告感謝觀眾支持。這部片在法國上映僅五星期,票房即已開出紅盤。

法國秋季熱門影片【逆轉人生】(Intouchables)etc.

圖片
法國新片【逆轉人生】(Intouchables,前譯【誰都沒奈何】)(暫譯),才上映一星期就破了二百萬人次的紀錄,好康倒相報的效應非常熱烈。由於這部電影主題跟殘障有關,因此從事輔導員的室友特別找了同事一起去看,結果他也大力說讚。
【逆轉人生】的故事是敘述全身癱瘓的貴族後裔菲利普,雇用一個剛出獄的郊區青年迪斯當居家看護。不用說,迪斯絕對不會是一般認為的適當人選。但是這對看護和病人之間雖然有音樂、穿著品味和言談的差距,反而擦出奇妙、趣味而意外的火花,培養出一份瘋狂的友情。
其實最近法國有好幾部新片都想去看,但是沒那麼多時間,真不知道要先看什麼才好。

【璀璨情詩】(Bright Star)

圖片
【璀璨情詩】上映後兩年,終於有機會看到這部片。這部片的片名取自英國詩人濟慈的一首詩;故事則講述濟慈和芬妮‧布朗之間的關係。
這部饒富詩意的電影,首先讓我想起的是在大學念英國文學的日子,念華茲華斯還有啃英國文學史、希臘神話的歲月。



但是那些詩,說實在都不記得了。當年的教科書都已經在搬家時被丟掉,我離大學的日子也已經很遙遠了。
【璀璨情詩】的故事講述1818年的英國,23歲的詩人濟慈認識了芬妮一家四口,芬妮擅長縫紉和浮華的事物。在認識濟慈之前,芬妮對文學一竅不通。直到濟慈的弟弟肺病去世,芬妮連夜縫了一只白色枕頭套送給濟慈表示哀悼。漸漸地,兩人的關係從友誼進化為愛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