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, 2015的文章

【戰犯風暴】(Camp X-Ray)

圖片
非黑即白的世界是不存在的,在偽裝的真理下追尋正義難免受傷,然而這傷口必定會激起一些美麗的火花。火花雖然滅了,但那溫熱是確實存在過的。
【戰犯風暴】劇情敘述年輕的女兵艾咪柯爾遠離小鎮家鄉,加入軍隊,被派往古巴的關塔那摩灣。在那裡,她和一名被監禁八年的男子阿里意外滋生出一段特別的友誼。
電影一開始就從下士的口中說出對這些無限期住客的定義:「detainee」,而非「prisoner」,因為「prisoner」尚受到國際法規範,「detainee」是不受任何法律保障的,這就給關塔那摩添上一筆個不人道的想像空間。

【少女離家日記】(Mustang)

圖片
在每個文化中,對於各種弱勢團體(同性戀,女性,殘疾......)都有著程度不同的歧視和箝制。土耳其女導演Deniz Gamze Ergüven在首部劇情長片【少女離家日記】裡,透過五姊妹的故事,生動地描繪了土耳其社會中對於女性的壓迫。
故事敘述父母雙亡的五姊妹,從小由外婆帶大。起初,外婆讓她們盡情做自己,她們就如脫韁野馬,奔放不受拘束。然而好景不常,有次放學後,五姊妹到海邊和男同學玩騎馬打仗,被多事的鄰居狀告家長。思想保守的舅舅認為外婆沒有盡到教育她們的責任,從此不准她們出門,對她們施以鐵腕教育,要將她們全部養成賢妻良母。

【計程人生】(Taxi)

圖片
伊朗導演賈法爾巴納希(Jafar Panahi)是會說故事的人,即使他2010年被政府以危害國家安全等罪名,禁止在20年內進行任何電影相關創作,只好偷偷把攝影機架在擋風玻璃,以躲避公權力的控制,此外,經費也捉襟見肘。在這麼惡劣的條件下,巴納希卻以偽紀錄片風格,另闢蹊徑,呈現給觀眾伊朗的庶民風景。從爭論刑罰輕重的老師與男性乘客,認出巴納希的盜版片商,電影系的學生,用手機錄下遺言的受傷男子,抱著金魚缸去泉水的婦人.....巴納希藉由這些非演員生活化的「演出」,開了一扇伊朗現狀的窗口。

【遠離塵囂:珍愛相隨】(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)

圖片
古典文學是陪伴我長大的老朋友。雖然哈代的【遠離塵囂】沒有和我青梅竹馬,但它無疑具備了所有老式文學作品最迷人的元素—一位自由而獨立的女主角貝莎芭(凱莉墨里根),周旋在三位追求者(牧羊人,富人和軍官)之間,決心只為愛結婚。從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社會看來,貝莎芭不僅獨立,簡直有點超過。但正因為如此,從現代角度看,她完全是21世紀的新女性。

【人造意識/機械姬】(Ex Machina):機器人的女性意識

圖片
程式設計師卡列伯(多姆納爾格里森)贏得一項大獎,獎品是前往大老闆納森(奧斯卡艾薩克)家參加機密實驗。這項實驗室所謂的「圖靈測試」,目的在測日老闆設計的女性AI機器人艾娃(艾莉西亞維坎德),是否具備惟妙惟肖的人類特質?卡列伯對艾娃模仿人性的能力嘆為觀止,而且不自覺受到吸引。當他開始質疑大老闆背後的真正意圖,竟然叫他不要相信大老闆說的任何一句話。……艾娃說的話可信嗎?卡列伯該相信這個想逃亡的機器人,相信她要與卡列伯在一起的意願,還是聽信納森對他的警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