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目錄

BloggerAds

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

【暴風雪中的白鳥】(White Bird in a Blizzard)



【暴風雪中的白鳥】(White Bird in a Blizzard 劇情簡介如下:「16 歲少女凱特因為母親突然離家出走,對於正值青春期的她面對接下來的生活不知所措。原本表現的不以為意的她,逐漸發現自己因為母親的缺席而造成心靈上的缺憾以及空虛,似乎用再多的愛情以及性愛都無法彌補。而後,母親的失蹤竟可能變成命案,她受傷的心靈將再度面對極大的挑戰。」

坦白講,這樣的劇情設定對我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。有的網友提出的賣點是「可以看雪琳·伍德利的胸部」,或許吧,但這對女性觀眾有意義嗎?更何況,如果要在這部片裡找帥哥,鐵定槓龜。不過,當UGC網站上的「讚」越來越多時,我決定給這部片一個機會。順便一提,當我舉棋不定時,UGCIMDB這兩個網站是我重要參考依據。上面投票的觀眾夠多,不會因為是高級知識份子雜誌的影評,就把一部明明很普通的片子捧上天。例如最近【電視全覽Télérama】便給【魔幻月光】最高評分,但這部伍迪艾倫的年度之作,老實說只能算是他的次級作品,好看但不會在記憶中停留太久,要知道,觀眾的腦袋一年要接受多少部電影的刺激呀!普通影片就像搔癢,癢完就算了,船過水無痕!

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

【魔幻月光】(Magic in the Moonlight)


1928年的柏林,魏林蘇Wei Ling Soo在舞台上大顯神通一會兒將助手切成兩半一會兒讓自己憑空消失/出現在炫轉椅上。卸下滿清服裝舞台裝後的魏林蘇其實是英國魔術師史丹利克勞馥(柯林佛斯)伍迪艾倫的化身高傲頑固愛批評,堅持神與靈魂都不存在一切秉持理性思考

史丹利受魔術師朋友霍華之邀到法國南部揭穿美國靈媒蘇菲(艾瑪史東)的騙局她的美貌和魅力將卡特列治(Catledge)一家人迷得團團轉。史丹利堅信蘇菲的本事全都是偽造,直到蘇菲說出凡妮莎姑姑一個深藏許久的秘密。此時,他不得不信。可是,該如何是好?他長久以來的信念就該全都粉碎了嗎?

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

【森巴】(Samba)


【森巴是導演搭Olivier NakacheEric Toledano【逆轉人生】後推出的新作。電影改編自黛芬庫蘭Delphine Coulin)小說【獻給法國的森巴】(Samba pour la France)。故事以非法移民為題,描述森巴西塞(歐馬西)來自塞內加爾,在法國生活十年以上,卻仍無合法居留。他在向CIAMDEComité Inter Mouvements Auprès Des Evacués - 移民難民國際運動委員會)求援時認識了因過勞向公司請長假,在委員會擔任義工的愛麗絲(夏洛特甘斯柏)。這對導演搭檔和歐馬西多次合作,這次也仍啟用他為男主角,並將原著中馬利出生的男主角,改為塞內加爾出生。

移民的故事令人感覺沉重,我是因為媒體對這部片評價不錯,也想看雙導在【逆轉人生】之後的成績才來看的。

2014年10月16日 星期四

【親愛媽咪】(Mommy)




【親愛媽咪】始於一場怵目驚心的車禍。髮際淌血但未受重傷的迪安(Diane,安杜瓦Anne Dorval飾演)艱困地推開車門,面對一臉擔憂的肇事者和圍觀群眾,一邊打電話聯絡,一邊叨唸著各式國罵。愛車瞬間報廢後,她只好坐公車前往寄宿中心。

迪安的先生幾年前去世,平時靠打零工維生。兒子史提夫(安端-奧立維.皮隆Antoine-Olivier Pilon)因為有過動問題而長期住在寄宿中心,由於一起暴力事件,寄宿中心不願再收留他,迪安決定將他帶回家一起生活。她並不清楚如何面對這一切,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 孩子暴起暴落的情緒,她只是竭盡一個母親所能,照顧自己失學又無法融入社會的青少年兒子。可以說,史提夫就是迪安生命中的車禍;他害她丟了工作,將她的世界搞得天翻地覆,讓她的生活中得不到一點喘息。直到對門鄰居凱拉(Kyla,蘇珊.克雷蒙Suzanne Clément飾演)出手相助,才終於為這對關係既緊密又暴烈的母子注入一絲難得的溫柔。

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

【控制】(Gone Girl)

【控制】讓我想到錢鍾書小說【圍城】裡的名句:「婚姻是一座圍城,城裡的人想逃出去,城外的人拚命想進去。」.逃不出去的,就互相鉤心鬥角。原文書名為Gone Girl,中文翻成【控制】,立馬破題這部由吉莉安弗琳同名小說改編的懸疑驚悚作品,重點完全不在於開場時所丟出的 「誰殺了誰?」,而是在於 「誰比誰高招?」

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

【德古拉:永咒傳奇】(Dracula: Untold)

  
吸血鬼故事是影史上最愛改編的靈感來源;結合了奇幻、傳說、性愛、死亡與永生,嗜血的德古拉提供劇作家無限幻想。影史上最具份量的吸血鬼,當推1992大導柯波拉與蓋瑞歐曼合作的版本;就連我個人不甚愛的阿湯哥1994年主演的《夜訪吸血鬼》,也是部頗有看頭的作品。千禧年後的吸血鬼開始通俗化、年輕化,遠離了布萊姆.史托克的原著。

其實史托克的原著本來就已和靈感來源弗拉德三世有段距離。弗拉德三世素以殘酷出名,不只敵人聞風喪膽,對人民也遠非仁慈型的君主。如果說綽號 « 穿刺者 »的弗拉德三世是負號,史托克原著加油添醋讓他變成負負,那麼改編自史托克原著,但將他塑造成愛家愛民王子的《永咒傳奇》,則讓他搖擺於正負之間,和柯波拉同樣賦予德古拉人性的一面,並且更進一步強化他為了拯救家國,頓入黯黑世界的犧牲。人味加強了,正義與邪惡不只是外在與可見敵人的爭鬥,更在一個令人同情的基礎上描繪德古拉內心的自我掙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