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, 2011的文章

【快樂鄉頌Mumu】(Mumu)

圖片
以學校為主題的電影不勝枚舉,信手拈來皆是,例如【春風化雨】、【放牛班的春天】、【蒙娜麗莎的微笑】、【Cracks】等等。在這類電影裡,通常都有一群冥頑不化的學生,或是一位特立獨行的老師,背景通常是在校風嚴格的環境中。

【快樂鄉頌Mumu】的故事背景在二次大戰後,裡面的米老師是一個脾氣特別暴躁的老師,她教學非常認真,也非常嚴格。她的學生是一群皮死人不償命的小男生。她動不動就體罰學生,甚至連個性溫順、缺乏威嚴的男性督導員都打罵。有時候她甚至會對著戰時德軍子女脫口而出「德國豬」。


【傀儡】(Potiche)

圖片
2010年底,在【逐愛角落】、【讓愛飛起來】(Ricky)兩部風評欠佳的電影作品之後,多產的年輕導演法蘭索瓦‧歐容(François
Ozon)推出一部輕快詼諧的新作:【傀儡】(Potiche)。

歐容的故事經常圍繞著女性轉:從【砂之謎】(Sous le sable)、【八美圖】(8 Femmes)、【逐愛天堂】(Angel)、【逐愛角落】(Le Refuge),歐容喜歡呈現女性各種階段的風情,以及面對生命轉折時的思考。



【傀儡】也是一部女性意識強烈的作品。電影的年代定在1977年,女性尚未大量就業,也甚少擔任重要職位的年代。面對工會改善工作條件和薪資的要求,普喬(Pujol)雨傘工廠的老闆普喬先生不肯放手。另一方面,他瞞著太太蘇珊,和秘書娜戴吉進行地下情。某日,普喬先生被罷工的員工限制行動,蘇珊對市長動用舊情請對方調解,好不容易救出丈夫,普喬先生一時激動,竟然心臟病發。普喬先生的兒子和女兒都無意代替董事長的位置,蘇珊便在別無選擇的狀況下出任董事長。她任命有藝術天分的兒子擔任雨傘設計,也讓本來就想在工廠上班的女兒來幫忙。


【黑天鵝】(Black Swan):妳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

圖片
同樣作為奧斯卡入圍電影,【黑天鵝】和【王者之聲】看似截然不同,但本質其實極為相近,都是主角力求蛻變的過程。【王者之聲】的喬治六世克服心理障礙,學會駕馭現代傳播媒體;【黑天鵝】的妮娜則從扮演黑天鵝的過程中,蛻變為真正的女人。

久違的藍眼睛:艾登‧昆

圖片
2010年艾登‧昆與【莎拉的鑰匙】演員、導演攝於第35屆多倫多國際影展
圖片來源:zimbio.com


流行樂一直都存在,但青春期聽過的流行樂似乎總是在每個人心中佔有特殊的地位。那不必然跟音樂本身的好壞有關,而是音樂會喚起年輕的回憶。就像啊哈、黛比吉布森、蒂芬妮這些八0年代曾風光一時的歌手,會讓我想起十七歲還在聽錄音帶的歲月。即使今天我不再聽這些歌,但是偶爾聽到時,還是會緬懷一下當年。

今天看【莎拉的鑰匙】也是,除了峰迴路轉的故事外,最大的驚喜是看到艾登‧昆。

【莎拉的鑰匙】(Elle s'appelait Sarah):真相的意義

圖片
追尋真相是記者的職志所在,但如果相關人物不想面對挖掘出的真相,也不覺得知道實情對他們有好處,到底應不應該繼續下去?

(以下會透露劇情關鍵)


【別讓我走】(Never Let Me Go):海爾山殘酷物語

圖片
【別讓我走】改編自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的同名作品,以凱西、湯姆、茹絲三個主角為核心,講述一群寄宿在海爾山學校的學生的故事。


【別讓我走】的小說一直躺在書櫃裡,始終沒有真正讀完。若不是電影改編,我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裡面到底說的是什麼故事。


從小,凱西一直喜歡湯米,但後來和他成雙成對的,卻是一同長大的茹絲。成年後,他們一起進入農場,接觸現實生活。茹絲知道凱西一直愛著湯米,故意讓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讓步的。此舉令凱西決定離開他們,出外當複製人的看護。十年後三人再度重逢,湯姆和茹絲都已開始進入捐贈的不同階段。

【王者之聲:宣戰時刻】:為奧斯卡量身打造的影片?

圖片
【電視全覽】訪問柯林‧佛斯
【王者之聲:宣戰時刻】在法國媒體的評價,大致都在中上。目前唯一較持保留態度的,是立場明顯傾向作者電影的【電視全覽】(Télérama)。該雜誌認為此片是針對奧斯卡量身打造的影片:第一、主題偉大而高尚,第二、美輪美奐的服裝與布景,第三、詮釋殘障的故事幾乎是出師必捷。導演太專注於處理喬治六世的口吃,而疏於闡述現代媒體和政治人物之間的依存關係。對於作為全片高潮,喬治六世的全國演講,這本雜誌則認為導演湯姆‧胡柏(Tom Hooper)配上第七交響曲,妨礙觀眾注意到國王漸入佳境的演說,殊為可惜。

【王者之聲:宣戰時刻】(The King's Speech)

圖片
喬治五世的次子亞伯特,從小就有口吃的毛病,每次公眾演說,對他都有如酷刑。本來,身為次子的他,無須繼承王位,只要逍遙的當他的約克公爵。沒想到,越希望不要發生的事情,就越躲不過;越是沒準備好的章節,試場上偏偏就考出來。他風流倜儻的哥哥大衛向來受女性歡迎,但最後卻選了一個對他的家人而言不甚理想的對象,離過兩次婚的美國女人瓦利絲‧辛普森。根據情報單位的資料,這位辛普森夫人還跟納粹德國有往來。